Thursday, August 30, 2012

自驾北上泰国——普吉、甲米、合艾(第一天)

2012年8月18日,星期六。

很早就起床了,六点十五分离开我们温暖的家。
通过Twitter知道南北大道路况不是很好,老公当机立断,舍弃大道,取道巴生加埔,走5号公路沿着海边一直北上。普通公路在假日的时候,车子流量不大,虽然不时有交通灯需要停下来,可是看看窗外的景色,实在是比大道那千篇一律的有趣多了。

九点多,我们到了Sitiawan(实兆远),正好肚子也在咕咕打响,眼睛就开始努力地看,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结果看到这家店,房子是旧式的独立式房屋,人来人往好热闹,还有大树遮阴。

这里食物选择很多,除了咖啡店的烤面包类之外,还有几摊小食。



和和乐乐点了炒粿条,老公点了汤面。



我点了这家咖啡店的招牌菜——猪仔包,涂在面包上的除了奶油,还混合了美奶滋,所以会有酸酸甜甜的味道。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口味,心想如果去掉美奶滋之后应该会更好吃。

这样一份猪仔包RM1.5,有路过Sitiawan的朋友可以去试试。


吃了早餐,继续上路,还是沿着5号公路一直驾到靠近太平的 Changkat Jering才进入南北大道。虽然已经过了北上路段的堵车黑区,不过大道上车子流量还是很多,走走停停地,到了大道最北出口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在黑木山之前,我们会经过一个叫Changlun的小镇,这时候就要找地方办理车险手续了。路边有很多家旅游代理,很多都有到合艾的巴士服务,这些公司就可以买车险和办理入境手续了。

只要出示你的车卡(复印的即可)就可以买保险了,至少九天的保费RM14,这是保在泰国的三号险,如果没有这个保险车子就不能过境。除了买保险,我们还要在这里办理入境手续,服务人员会帮我们用电脑填写入境卡,一个人收费RM1。

这写服务中心里面也有东西吃,不过环境欠奉,食物卖相也让人犹豫,心想不是太饿,还是过了关卡再说吧。泰国的油价是马来西亚的两倍,能省则省,入境前记得把油箱加满哦!

过马来西亚的关卡很简单,不用下车,只要把护照通过窗口递给海关人员就可以了(就像入境新加坡一样),然后往前走一段路就到了泰国的入境处。

在这里我们其实也很懵懂,只是跟着别人的车前进,看到乘客都下车我也带着孩子下车,老公就开着车再往前走。其实一到泰国海关之前车子就要转进左手边的停车场把车子停好,然后所有人下车办理入境手续。

那里有几个柜台写着是给“司机和乘客”,就是给我们这些开车入境的旅客办理手续。我们跟着排队,一面排一面注意别人的举动。然后老公也来了,他排在一条供申请车子入境的柜台那里。

后来我们才知道,车子入境泰国算是进口,所以必须拿一张准证,这张准证在出境的时候是要交回去的。申请这张准证的柜台是不办理旅客入境手续的,换言之老公就要排两次队,一次是护照盖章、一次是拿车子准证。那里车子来来往往,乌烟瘴气,排一次队要十五分钟以上,晕!我看到很多人都是轮流排,节省时间。

这个时候已经快三点了,老公要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接下来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三母子走来走去,最后决定去吃KFC(有点丢脸。。。。),实在是需要一个有干净厕所的地方休息一下啊!

这里的KFC价钱比马来西亚贵,食物普通,厕所其实也不干净。

在附近的商店换了泰铢,这里的汇率有比较高一点。

休息了一阵子,我们又继续上路了,我们走的是4号公路,这是一条城际公路,不用付费,我们的行程其实就是沿着4号公路一路到普吉岛。

泰国人开车很悠闲,用一般的速度行走,不会太慢也不太快,加上路边绿意葱葱,所以感觉很好。这一天天气也很棒,阴阴的,偶尔会出点太阳却不刺眼。我和老公轮流驾车,孩子们在后座睡睡醒醒,有时候只有音乐声回荡在车厢内,有时候是我们的闲聊声、笑声或者是孩子的争执声。

六点多,我们终于到了第一站——Trang,这里离普吉岛还有大约300KM的路程,一路再驾上去的话不是不可能,只是会很累,所以我们就定下了这个逗留点。

在没有GPS的情况下,我们还是顺利地找到了下榻的酒店 ——Thumrin Thana Hotel,这是个小城镇,路很简单,兜一兜就看到了这家算是Trang比较大型的酒店了。

我们订的房间一晚RM150,房间很大,床的大小还可以,一家四口正好一间房就足够了。


休息了一下,我们就要出去找好吃的泰国餐咯!到酒店柜台索取地图,却只是一张A4大小的纸张,上面是简单的Trang市区地图,柜台人员很好心地建议我们到附近的夜市走走。我们看看地图,不是很远,就步行过去。

一开始我们走到一个市场,夜市正要开始,一辆又一辆的货车正在下货,一大包一大包的蔬菜摆在路边,看起来好新鲜。在家里当主妇当惯了,看到菜市场就很亲切,我的眼睛发亮,看着那些蔬菜不停地跟老公说:“这里的菜比较大比较美!”

走过了菜市场,拐个弯就看到热闹的夜市了!一摊又一摊的小食不断地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我们四个饥肠辘辘,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是口水还没流出来之前,雨水却哗啦啦地流下来,这下子吃路边摊的愿望毁灭了。雨势太大,我们没办法只好找家小餐馆解决我们的晚餐。

晚餐还不错,叫了几样菜,当然没有错过泰式绿咖哩,这里的饭很松软很香,本来只想吃半碗饭的我也破戒了。。。。

来到泰国当然要喝泰国啤酒啦,不过我们不是酒国英雄,所以叫了一瓶两个人分享,一人一半,感情不散嘛!这一餐不贵,只花了泰铢350。

吃完饭,雨也小了,我们就在毛毛细雨中逛夜市,买了几串烤肉串来吃。然后带着满足的心情走路回酒店,顺便看看Trang的街景。

这一天,我们从巴生出发,一路到Trang,一共行驶了700+KM。

终于实现了开车游泰国的心愿,这个晚上,我带着欢快的心情入梦乡,期待着明天的普吉岛。

Saturday, August 25, 2012

自驾北上泰国——普吉、甲米、合艾(序)

旅行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喜欢跟团走,不必伤脑筋去计划行程,也不在乎走马看花,志在到此一游,散散心就好了;有人喜欢自助行,对未知的一切充满期待,可以看得更深入,更贴近生活。

我是属于后者,旅行对我来说是一场放空的过程,可以没有拘束没有负担随心所欲地游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种享受,所以这几年来的举家出游几乎都是以自助行的方式进行,这一次也不列外。

开斋节一个星期的假期,我们一家四口决定自驾北上泰国普吉岛,对我们来说真是一次新鲜的体验。

从中国回来之后,唯一让我们念念不忘的就是在中国开车旅游的点滴,中国地大物博,很多人都选择乘搭飞机,用最快的时间抵达目的地,而我们却喜欢用时间把距离填满,最大的快感是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看到那个显示距离的里数的那一刻。

马来西亚从南到北,那样的距离有点不过瘾,我们一直在想,是不是可以把距离加长点,长一点就到了另一个国度了,这样的想法一点一滴地侵袭着我们,把种种顾虑、担心慢慢地排开,就在某一天,我们突然就决定了在即将来临的假期,开车到泰南的合艾,一个马来西亚人熟悉的地方。

然后又不知道为什么,某一天我们又改变计划了,到合艾没什么好玩的,不如再开远一点到普吉岛吧!先生的这个提议马上得到我百分百的支持,六天五夜的自驾泰国南部之旅就这样定案了!

经过几次讨论,我们定下了路线:

雪兰莪——Trang(泰国)——普吉岛——甲米——合艾——雪兰莪

第一天北上,在泰国的一个小镇Trang过一夜。第二天到普吉岛,住两个晚上,再到甲米过一夜,接着到合艾过一夜,最后从合艾回家。

游记会慢慢更新中。。。。。

Friday, August 17, 2012

懂得关心

接乐乐放学,他一上车就迫不及待地报告好消息:“妈咪,我的科学考一百分!”

坐在前座的和和也很为他高兴,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分享着这份喜悦。

过了一会儿,乐乐突然这么对我说:“妈咪,虽然拿到一百分我很高兴,不过如果别人更想得到的话,我没有这一百分也不要紧。他们高兴,我就高兴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心情真是很激动,很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如果熟悉乐乐的朋友,大概都知道他是个比较好胜的孩子,对自己要求很高,尤其是在学业成绩上。也因为他这样的个性,我就表现得更放松,不想因为父母的态度让他更加在意成绩的好坏。

我会担心他这样的个性,以后如何面对挫败;他这样的个性,会不会让他变得比较自私。

所以,他有这样的想法,我是高兴的,他懂得关心别人的感受、心情,也懂得付出与分享的喜悦,

回头想想,这半年来他的变化真的很多,我不晓得和我成天带着他参加反公害活动、带他上街有没有直接的关系,不过我知道随着他知道的越多,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想逃避,反而会更想多了解一点。

孩子,人生的路很长,妈妈很高兴你现在就懂得关心身边的人、事、物,这比一百分更让妈妈觉得骄傲,加油!

Astro录影小记录

为了避免迟到,我七点钟就出门了,取道高速公路,一路上奇迹似地竟然没有很拥堵,结果抵达Astro的时候还不到八点。
Astro位于Bukit Jalil 科技园里,不难找。访客的车子只能停在外面,然后要到警卫室拿通行证。因为时间还很早,警卫说不能进去,只能在警卫室旁边的小房间里等。因为房间不大,冷气超强,我只待了不到一分钟就跑出来了,还是站在门口当门神比较好。

后来负责联系我的Jasline把我接了进去,因为时间还早,就让我在休息室里等候。每个节目都会有一个休息室,里面有一个电视、几个沙发、一些矿泉水、还有一间厕所,真是很周到。

后来来了一位帅哥,交谈之下才知道他就是生命线的负责人之一,张,我们在那小小的休息室里聊得好开心,听他说起自己的孩子,我觉得这个爸爸的心很柔软、很温馨,个性内敛、谦和,这次也多亏了他,所以才有了这几张照片。

拍摄现场

专业的器材

节目结束后的合照
这是第一次上节目,也见识了主持人的功力,反应敏捷机智,无所不能无所不谈,非常专业(不专业能吗?哈哈!)

主讲人是脑神经专家洪兰博士,现场嘉宾除了我,还有另一个美丽的演艺界人员,我。。。。很不好意思地忘了她的名字(最近有健忘的症状),张是固定的嘉宾,就是说这个系列的节目都会看到他帅帅的身影。

节目是以清谈方式进行,虽然主持人事先有大略说了一下节目中会提出的问题,可是节目进行中我觉得我的脑有点当机。还好有另一个嘉宾能言善道,感觉很好,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每一集节目都会安排一号这样的人物出现的关系吧,避免冷场。

节目主要是在谈孩子的问题,洪兰教授也解答了一些为人父母的迷思,是个很值得看的节目。

听说是在十月底开始播放,家里有安装Astro的朋友们要留意咯。

很开心能够有机会可以到摄影棚上节目,对我而言,是个美丽、难忘的体验。





Monday, August 13, 2012

要上节目了!

明天,要去Astro拍摄一个清谈节目。

负责人联络我之前,出版社的同事已经通知我了,我是个对什么都很好奇的人,有这个机会上电视台当然很开心了。

而且这次还可以看到洪兰教授呢,这个节目的主讲人就是洪兰教授,我虽然没有真正读过她的书,不过报章上的专栏就没有错过。然后负责人还跟我提了其他几个嘉宾、主持人,她的语气好像这些人都很有名,可是很不好意思地在心里说:我都不认识啊!因为家里没有Astro台。

明天要很早出门,有点紧张,这种时间,路上一定超级堵车,希望我可以准时到达。

现在有点紧张,不知道会不会一直吃螺丝呢?

Friday, August 10, 2012

失望的晚餐

昨天的晚餐,吃得有点不开心。

这是一家已经在这个社区开了蛮久的餐厅,之前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如果不是有人介绍,大概就不会走进去了。

第一次光顾的时候感觉还好,食物味道不错,人也不太多,不会很吵很乱。那时候我们这个社区还很安静,附近餐厅数目很少,对我们这种回来短暂度假没有车子代步的人来说,在可以步行的范围里,它的服务算是不错了。

后来再去了几次,印象越来越不好,餐厅管理不是很妥善,有一次一群人去吃晚餐,第一个把吃饱了,还有人的食物还没上桌,时间也超过一个小时,心情超不爽的。

现在搬到新的地点,店面更大更气派,心想应该是有很大的进步了,这几天开张折扣,我就兴致勃勃地带了老公、孩子去光顾。

一走进餐厅,就看到酒水吧台前面的地上一大堆用过的碗盘、玻璃杯,我的心里就“突”了一下,第一感觉不好。

坐下来之后,久久没有人来招待,工作人员像无头苍蝇般飞来扑去,在等着的客人看起来有点不耐烦,后来坐在我们后面的一家人的爸爸跑出去买了个Subway汉堡来吃。

饮料送上来了,我和孩子的果汁、柠檬茶没什么大问题,老公的TehTarik一口喝下去差点就吐出来,一杯RM3++的TehTarik竟然是用三合一茶包冲泡的,菜单上竟然还写了是他们的Teh tark Special,我只能说真的是很Special!

点的餐食上桌了,分量很少,味道也逊色许多,真是大失所望啊!

带着有点沮丧、失落的心情回家,我想应该不会再去光顾了。

Wednesday, August 8, 2012

宽柔古来分校的分享会

某一天,网上有位宽柔古来分校的学生联络我,邀请我到他们的学校导读《记得微笑》这本书。

我从来都没有导读过,也不知道从何下手,不过学生很热情,大略给我解释了一下,听起来就像个分享会。我也当过学生,也办过活动,深深明白办活动的辛苦,虽然没有酬劳,还要自掏腰包自己买车票南下,我还是答应了出席这场分享会。

本来的计划是我们一家开车南下,顺便去走走,结果临时先生又有工作,只好自己订机票。还好我有个妹妹住在新山,交通上没有问题。

妹妹把我送到学校,自己跑去逛名牌城了(很靠近的距离)。

宽柔中学我在求学时期去过一次,是在城里的校区,隔着柔佛海峡可以看到对面的新加坡。古来分校的环境看起来比较好,在一个安静的住宅区里头,校舍也很大。

我到了图书馆(这次的活动是图书馆学会主办),学生还没下课,老师热情招待,主任(很年轻)也很友善。图书馆里藏书丰富,有很多杂志可以看,害我差点舍不得回家。

其实我当时还是有点紧张害怕的,毕竟这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要站在台上说话,很怕说错话或者说得太沉闷让他们打瞌睡。

出席的学生大概一百多位吧,看着他们青春无邪的脸庞,我心里不无感慨。想起了自己的中学岁月,那一袭白衣白色百褶裙,还有那几年快乐无忧的岁月。

我准备的得不够充分,讲了三十分钟左右,本来想跟学生有更多的互动,可是学生好像都很害羞,问他们有什么问题吗?他们都在笑。

接着还有一个校讯的访问,访问我的同学应该都是初中生,有点腼腆。

和负责这次活动的同学诗敏及婉琪聊天,她们都很可爱,为了这次的分享会做了很多工作和准备,看到他们自己亲手DIY的卡片,真的好感动。

同学做的壁报

可爱热情的同学们

负责这次活动的同学

参加的同学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个卡片,我就有四个!嘿嘿

图书馆主任,很年轻很………………高!

Tuesday, August 7, 2012

乐乐爱上羽毛球

乐乐爱上羽毛球,只是因为那本漫画《羽王之路》

有点懒惰的乐乐,对打球这运动一直都是兴趣缺缺的,平常在家门口打打羽毛球,他都是旁观者。

结果,因为那本漫画,他突然产生了对羽球的极大热情。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单纯地爱看,两本漫画来来回回不知看了多少次了,他还是乐此不疲。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一个多月,然后有一天他也拿起球拍煞有其事地挥打,这一挥就挥出了他的兴趣。

从此,他到公园去也变得比较带劲了,之前去公园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自己在一边玩,其他的孩子不是打羽球就是踢足球,他都凑不上去,有时候就会一脸无趣地回家,埋怨说没有人跟他玩。

我很喜欢他们有一项很喜欢的运动,我相信透过运动,他们会有更大更好的启发。

Saturday, August 4, 2012

我的名字

昨天,带熙和到一家托管中心上机器人课程。

朋友介绍的,因为这家托管中心人不多,机器人班只有两个小朋友,收费也不贵,最重要的就是是在平时上课的日子,不会占用太多周末的时间。

下课的时候,我去接他,我跟老师说要带熙和回家,老师一转头,对着屋内喊道:Desmond!Desmond!

然后就看到他走了出来,朋友的孩子在旁边跟我说:这是他自己取的名字。

我觉得有点好笑,上了车还揶揄他:我不认识Desmond哦,你为什么要上我的车,我要带回家的孩子叫熙和。

他傻傻地笑了,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其实我知道他想有个洋名很久了,因为身边的朋友大多数都有洋名,他感觉有点脱节。

我告诉他,有些人是因为教徒的关系,所以要有个教名,或者有些人是因为工作关系。可是你的名字很好听啊,也不会很难发音,为什么要换一个这么大众化的名字呢?

他说:这样外国人比较容易叫啊,不让中文名字太难发音。

我说:名字是一个人的身份代表,如果我可以叫得出外国人的名字,那么他们应该也能够叫得出我们的名字,就算是简称也无所谓,就像有些洋人会之间叫我“Lee”或者“Hui”,我觉得那是一种最基本的尊重。

是的,我就是一个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好听的人,虽然很普通,请原谅我的自大。

Thursday, August 2, 2012

噢,八月了。

时间真的很快,转眼间八月就到了。

最近生活忙忙碌碌,仿佛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想到交稿日越来越靠近,心里实在是虚啊!是该好好地静下心来写小说了,可是转头一看,还有一大堆“琐碎”的事等着呢!或许在这个“烽火连连”的状况底下,有些东西是要被牺牲了。

上个星期到巴生一个乐龄联谊会做PACABA的讲座,感动的是这一群老先生老太太的积极,或许是因为他们都错过了,所以希望可以在能力许可的情况下为下一代做点什么。其实我自己本身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可是人手真的不够,只能一边做一边学了。

这个月中的开斋节,决定了开车北上普吉岛,拖了好久,今天才终于把酒店部分搞定。接下来还有一大堆准备功夫,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做好充分的准备,还是到时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不过,想到要去旅行,心情真的变得不一样了,做什么都很来劲,恨不得一下子就可以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