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4, 2017

六月,去曼谷

四个女人在网上聊天的时候,突然就兴起了一块儿去旅行的念头。

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吵架,人多口杂,很多人旅行回来朋友变仇人的新闻常常都有,我们也有点担心,所以就选了一个短旅行,曼谷四天三夜。

当然,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不快,回来之后还是可以继续当朋友。

跟雨仙出门最好,她带了相机,最喜欢帮人拍照,自己却不入镜,还好这段旅程也拍了几张合照。

曼谷好热,人也很多,所以我们每天下午都会回民宿休息补充精力一番才再创夜市。


这一次主要就是吃吃喝喝,加上购物,也没走什么景点,吃了路边摊、小店、高档餐馆、文青咖啡厅,感觉上曼谷好像不管是小吃、泰国餐或者西餐都不错吃呢!

这是在民宿附近的一家小店,卖咖啡早餐,这份Waffle很特别,里面是菠菜哦!吃起来很清爽,可惜没有时间再回去吃一次。

The Roast 咖啡馆的食物很精致,而且不只是卖相好,口感、味道更是一级棒,第一次进去本来只是想喝杯咖啡,可是看到食物好像很好吃,所以四个人点了两份,右手边的那份面包一致得到四人的喜爱,很朴实的乡村面包,松软适中,咬下去的麦香真的是摄魂啊!结果第二次去的时候,又再来一次。


在夜市路边摊看到很多人在吃这道盐鱼,也试了一下,虽然是河鱼,但是一点土味也没有,用大量的盐腌制过后,鱼肉的鲜美也被锁住了,非常好吃,而且价钱也很亲民,我们点一份大的才泰铢260,四个人吃刚刚好!


这次去曼谷发现到这里的百货公司、便利店都有支付宝、微信转帐服务,看来泰国真是中国人的天下呢!

四天三夜,走了不知道多少个夜市,战利品不多,就是想离开日常的生活,让自己的心、身休息一下,回来之后,又是一个忙碌的主妇了。

期待下一次的出游!

Monday, June 5, 2017

六月,当我们在一起。

六月,终于等到《当我们在一起》上架。

这次的封面有两个版本,白昼和黑夜,据说插画家佩珊可是花了好几个日夜不停赶工画出来的,仔细看看每个人物动作,都是不一样的呢!真的花了很多心思。

好期待收到实体书的那一天,虽然电影小说内容我已经一清二楚了,可是一本经过编辑、排版的实体书,和只是通过电脑荧幕看到的文字,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二次和爵西合作,一切都是缘分。

谢谢她的好剧本、谢谢她的坚持、用心和努力,所以《我来自纽约》之后,故事还是继续着。。。


Thursday, May 11, 2017

老中青组合

星期一,士毛月小学

星期二,帝沙再也小学

星期四,安邦新村小学
这个星期三天校园活动,每天都要早起,大半天耗在学校里,其实也很累。

还好都有可以说话的伴,我和智慧已经默契十足了,两人也颇投契,见面都有话聊,所以跟她一起跑校园感觉很轻松。

这几天刚好遇到新作者淑怡大学假期,她也跟着我们一起跑活动。三个人坐在一起,行销部同学竟然说我们是老中青组合!小孩子说话真没有技巧,至少也得说是三个美女,那还中听些。

长江后浪推前浪,看着新人,我竟然有一种老怀宽慰的感觉。

忙完了这个星期,下个星期就可以好好休息咯!

Sunday, April 23, 2017

老朋友

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下午,我们在Amcorp Mall 的 Sri Melaka聚会。

这场聚会,主要是因为 Dr Por 退休了,我们好几代 Assunta Lab的工作伙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一起聚一聚。

因为刚好遇到要下南部学校活动,我一直很担心会赶不到,还好从永平北上路段交通十分顺畅,我只是迟到了一点点。

见到了好多老同事,大家寒暄叙旧,气氛十分欢快。

工作的时候,不免有些争执,现在回想起那些事,都会觉得很好笑。

岁月,给我们更宽容的心,让我们更珍惜这份情谊。

都说了,朋友是老的好。

Thursday, April 13, 2017

2017年3月, 新加坡导读行

2017,5/3~7/3 新加坡

我和爵西,因为《我来自纽约》结缘,她美丽大方,天生的明星气势,却没什么架子,对工作非常认真。

在机场KLIA喝咖啡等上机。

这次是应新加坡莱佛士女子小学的母语周活动,到学校进行导读分享。

接待的老师一看到我就神秘兮兮地说,这次的场地比两年前的好(我两年前去过)。

果然,一走进视听室,就看到工作人员按了个钮,一排排座位就从墙角滑了出来。这个设计非常省空间,如果有需要用到空旷的场地就可以把座位收回去,当然那一张张椅子还是需要手动把它拉上来或者是推回去的。

这次的活动一共要讲四场,有一场是给小四的同学,另外三场是小五和小六的。新加坡的华文是第二语文,选读的学生很多还是以英语交流,但是听讲座的时候却很认真,不会吵闹。

总的来说,小四的反应比小五、小六来得活泼,大概是还没有什么考试压力,所以可以快乐一点。




这里的华文老师都很亲切,对学生都很热心,感觉她们都很爱自己的工作。



最后一场是要到中学给一群中二的学生导读,这里的孩子年龄越大对华文更加不来劲,而且学生都很坐不住,分享的时候要控制场面也很有挑战性。

这一趟我还抽了点时间到武吉知马一带看看,当年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就住那一带,去年地铁开通了,交通上更加便利,只是从地铁站走出来的那一刻觉得像做梦一样。

美世界还在,我们住的那栋四层店屋式大楼也还在,不过我朋友告诉我,现在也在找买家了,看来下一次再去,可能就看不到我们当年的‘家’了。

物换星移,我们握不住什么,只能在心里缅怀。

珍惜每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