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0, 2012

428,我们一起走上街

2012年,428日,星期六三点之前,我感受到的是一股令人振奋的力量。

早上七点半,我们一家四口从Brickfileds开始步行进市区,黄色、绿色触目即是,越靠近市中心颜色越集中,那一刻我非常确定,这一次人数已经打破709了。

独立广场前面靠近LRTstation那一带也挤满了人,被围栏铁丝网围起来的独立广场、站在里面的警察一点也没有影响到集会人群的心情,许多人还特地站在警察面前拍照留念。
时间还早,我们带着孩子用脚走了大半个吉隆坡,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接近吉隆坡。最后实在是累了,走回PetalingStreet,那里是黄潮一片,我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当然更多的是不曾见过的陌生人。
十二点左右,加入苏丹街大队,往独立广场前进。艳阳高照,热气袭来,却没有人在意。

大队走走停停,人数一直在增加中。我们最后决定脱离大队,穿过后巷自己向独立广场迈进。

好不容易挤进去独立广场,真的是寸步难移,值得赞赏的是激昂的士气一点也没有让与会者失去理智,虽然是人挤人,却很有次序,有人需要后退的时候大家还是会让出通道。
我们撤到小巷,就在那里休息。“bersih"的歌声不断响起,气氛是既热闹又和谐。来来往往穿着黄色、绿色的人都是一脸轻松,或许这真的可以是一次完美的集会?

然后我听到了国歌响起,隐约觉得应该是要结束了,心里突然一松。无可否认,从一进入市区开始,我一直都很沉重,我希望这个集会可以完美地画下句点,可是我也很清楚,我们的政府可能会使出一些手段来对付这次的大集会。
我的心才松下去,就看到靠近LRT station那里站在高处的人一直向我们这些待在后巷的人挥手,指示我们后退,然后人群开始耸动,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我看到人潮都往我们的方向涌来,一股刺鼻的烟味紧接着也传了过来,有人在喊”AsapAsap

我赶紧带着两个孩子跟着友人一起撤退,烟雾传过来,很多人都开始流眼泪、咳嗽了,路上不断地有人递过来装着盐巴的袋子,我接过来含在嘴里,再拿一些送到孩子嘴里,然后忍着眼睛的不适紧紧地拉着儿子前进。一路上都有人关心问候:“要水吗?有吃盐吗?”,大家互相扶持互相照应,没有人乱推乱挤,那个时候,我们都是朋友,目标只有一个,安全地离开这里。
最后我们都被逼进了一个死巷,再继续走就是河堤,上了锁的门打不开,只能攀爬过防护栏跳下河堤,有些人开始这么做,不过这个方法能够疏散人群的速度实在比不上那继续涌进来的人潮,我决定待在原地,看看情况再说。

好不容易和老公联系上,互道平安,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断地有人涌进这个死巷,人越来越多,有人试着爬上护栏跳下河边,有人大喊这里是死巷不要再挤起来了,有点紧张的局面可是一点也不失控。在等候的那一刻,我一直在心里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久,有人指示我们出去,说是警察来了,我们也跟着人群撤退。
外面一整排的警察站在那里,凶神恶煞,对着人群不断地谩骂,企图挑起民众的怒气,我的孩子受到了震撼,他们一直问我:为什么警察要骂我们?警察为什么都变得这么不讲理?

如果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专业,我觉得这是大马人的悲哀,原来我们的警队专业就是这样?对着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用着一些非常难听的话谩骂,为的是什么?
我们到了安邦路的AIA大厦附近,想要往Pudu的方向走去,却被警察驱赶,不准我们进入Pudu那一区。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往KLCC的方向前进,这个时候,路上都是一脸疲惫的与会者。

最后我们搭上计程车,到HangTuahLRTstation,朋友的车子停在那里,我连系了老公,知道他没事,我就带着孩子搭朋友的车回家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事情都发生在安美嘉宣布集会结束之后。

然后所有的负面消息纷涌而来,参加集会者都变成了暴民。
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大家,当天在那么拥挤的情况下,巷子里的摊贩都没有受到破坏,星期日我们重回市区,一切还是照常运作,你说我们是暴民吗?

大家都在生气、都在悲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二十多万双眼睛看到的事实,这就是我们正在啃着的烂苹果,这么烂都要啃下去,如果不改变,我们还要继续啃,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还会继续啃,天,我多想啃个鲜美的大苹果啊!

李健聪(绿色连盟宣传主任)说 : 如果你选择留下来,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这段文字让我想了很久,我到底可以做什么?如果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吗?沉默的大多数最后能够带来什么变化?

很多人都说,我们只要知道把票投给谁就好了。可是亲爱的朋友们,在这样的一个政局,选举制度本身就是弊病重重,没有任何公平公正,你的那一票能有多神圣?登记成为选民是刻不容缓的事,出来投票更是一定要做的,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我想,不论是要留下来或者要离开,今天你踏在这块土地上,你就必须要做点什么。

送给所有在428一起走上街的朋友们,请大家相信,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希望!

17 comments:

AngryMommy said...

你们好勇敢。。。!!!

芷晴妈(Pegg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芷晴妈(Peggy) said...

真的佩服你们一家的勇气啊!

米雪儿 said...

因为你。。。所以,我上街了。。虽然你没开声叫我一起上街。。。我可是自己跳上车的 :)

sasa said...

hi, 可以借分享吗?

Silvia said...

是的!!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希望!
对这社会和国家的关注与热忱,我会把这股力量延续下去。
改朝换代、指日可待!!

senish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senishy said...

我是在臺南唸書的檳城人,428那天也出席了在我們成大舉辦的Bersih集會。好想把你的文章分享給我在台灣的馬來西亞朋友閱讀。不知道可不可以把您部落格的LINK share出去呢?

天天天蓝 said...

AngryMommy, 我们只是做着该做的事。

Peggy,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哦!

Michelle,好可惜我们都没有遇见,哈哈。

sasa,可以的。

Silvia,一起努力向前走。

senishy,你们也很棒!你尽管拿。。。

阿金 said...

可以借分享吗?想让更多人了解事实的真相。谢谢。

菊姿 said...

我没有上街, 但是我相信你们不是暴民, 也知道他们所谓“专业” 的水准。 人不在, 心却和你们同在啊!

那天, 在家追看新闻, 看到一开始那片和平景象, 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 后来, 看见你们变成暴民, 心就很沉了,因为猜到可能有把戏看了。

我们的领导说得好, 出来的不代表全部, 还有大部分没有上街示威。 但是他应该心里也明白, 没有出来示威的, 不代表就支持他吧!

快乐妈妈的小店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天天天蓝 said...

阿金,没问题。

菊姿,希望有更多向你这般想的人,不被主流媒体误导。

said...

谢谢你们!

恩轩至佳 said...

好有勇气的一家人! 真想大大声为你们鼓掌!
"然后所有的负面消息纷涌而来,参加集会者都变成了暴民。", 不管负面消息如何打击集会者,明理的人都很清楚那只有立心不良的人的伎俩。
谢谢你们为我们的未来而奋斗!

Anonymous said...

Bravo, for all who were on the street with us on 428. After the violent incidents, I begin to hope there will be bigger rally - BERSIH4.0
But when that day come, it will be really really really a sad day for this country, how many more Bersih rally, in order to turn this country around ?

杉叶 said...

很感动,马来西亚有这么多爱国的人,是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