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 2010

二七

今天是父亲的‘二七’——即十四天忌日。我们在二七的时候‘拆桌’,就是把纸屋还有其他的纸扎祭品烧给父亲,然后请亲朋戚友来吃一顿,算是丧事告一段落。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仪式,孩子们都很兴奋,尤其是可以亲眼看到起火的过程,更是让他们瞪大双眼。

自己本身并不喜欢这样的仪式,可是家里还有长辈,很多事情也轮不到我们做主,只好照办。以后自己的后事一切从简,必须记得先把这些事情交待清楚。

四点钟回雪兰莪,一个人在大道上开车,孩子们在后座睡得香甜,没有人陪我说话,只好扭开收音机,把音量调大,尽管如此,还是觉得寂寞。。。。

9 comments:

恩轩至佳_密池 said...

希望你的心情平复了。
告诉你,我读了你的书(还没看完),不过已经迫不及待想告诉你我的读后感,一个字,赞! 加油噢! 期待你更多的好作品。

菊姿 said...

哦?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纸扎是在二七时烧的, 印象中都是出殡前个晚上烧的。

苏联妈妈 said...

一个人驾车尽量休息够了才起程哦~~
我也喜欢你的书(我读到第四篇了。每一段都会令我想追下去看的感觉。。)

天天天蓝 said...

密池,谢谢你的捧场哦!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多成年的读者。

菊姿,好像每个籍贯都有自己的一套说法的。

苏联妈妈,你也在读着啊?好感动呢!一个人驾车我尽量不停车休息。

genee's garden said...

妳回來了,真好!
一切悲傷都會過去,嗯?

Anonymous said...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谢谢你,genee‘s garden。

天天天蓝

Joyful.Mum said...

其实我相当享受一个人开车的宁静呢!你丈夫什么时候回大马?寂寞时找我吧!有个人聊聊妈妈经也不错的哦!

樱樱美黛子 said...

黑暗总会在黎明来临时消失。加油!

天天天蓝 said...

Joyful.Mum,大概是习惯了有人当司机的日子了?好的,找一天有空去找你喝茶哦!

樱樱美黛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