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5, 2009

他和她

她的生理期,有点累有点难受,躺在床上开始郁闷。

他怡然自得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上网,泡咖啡,看电视。

孩子在厅里玩着,很乖,知道妈妈不舒服要休息。

看看孩子看看他,再看看自己,她想怎么差别那么大?每个月都有那么不方便的几天,怀胎十月再加上前前后后的折腾,女人啊,似乎生来就是被虐待的。

不甘心地,她把他唤来。

她问:如果有一天天使给我一个机会把我每个月的生理期转到你身上,你愿意吗?

他说:当然,只要可以减轻你的痛苦。(回答地干脆利落)

她笑了,很开心地笑了,肉体的痛楚顿时化为乌有。她知道这是跟本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可是听到他的回答真的还是莫名地感动了一下。。。

他也笑了,释然地笑了,女人啊,就爱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不过只要这样的答案可以让你开心,我不介意多说几次。。。

这是个充满谎言的年代,不要太认真地追究或许带来的反而是个美丽的结局。

7 comments:

nann nann said...

读后我也发出会心的一笑啊。

不过,真的很不公平,生理期真的很讨厌。上厕所时不方便,也不能去游泳。

花木兰 said...

我想我比较幸运。我从来没有这个烦恼。^_^

Petite Tish said...

因為不可能代替我們經歷心理和生理上的變化和負擔,所以男人都會回答得很爽快,哈哈!

Alice Chong said...

em....我还好咯。。。

天天天蓝 said...

喃喃,我有个朋友生理期也游泳,她说她用棉条。

木兰,羡慕啊。。。

洁妈,说的是,也还好女人有这么一个时候可以让男人心疼。

爱丽斯妈咪,自从你换了blog domain 之后我在中国很难看到你的更新了。。。。

小園丁 said...

偶偶標題,以為辣妹妺跟喃喃一樣寫微型小小說,嘻嘻,也很精彩。。。當女人很討厭,下輩子要當男人liao。。

天天天蓝 said...

娜姐,还是当女人好一点,男人很累也很苦,那是一种无形的枷锁。